?

歡迎來到本網站!

中國婦女新聞網

當前位置:主頁 > 財經 >

瘋狂改造的群居房,我們應該如何處理

來源: 未知 作者: 小琪 發布時間:2019-07-25
當下的季節又到了租房的高峰期,主要是由于畢業季的到來,現在大城市中群居放也是瘋狂的改造,以此來迎合市場需求,我們租房時要多多思索才行。
瘋狂改造的群居房,我們應該如何處理
7、8月份是租房旺季,對于低收入者和畢業生來說,租房安家時,低房租是很重要的一個考量因素。打著“低租金”旗號的群租房也因此吸引了不少人的關注。但隨之而來的群租房安全隱患卻不容小覷。在貴州貴陽,一間88平方米的房子竟然被分成了多個房間。
 
房主陳女士:我房間88.88平方米,隔成了8個房間,都裝了廁所,而且還有一個公共廁所。
 
記者看到這套88平方米的房子被分隔成了多個房間,房間的過道非常狹小。其中一間房子里面還有燃氣表,看樣子原本應該是廚房。陳女士說這套房是去年2月份通過中介出租給呂某的,當時租金是每月1350元,租期是六年。去年6月份,因為一件偶然的事情,陳女士才知道自己的房子被分隔了。
 
房主陳女士:去年6月13日,花果園派出所的一個警察打電話給我說,他說你快過來,你家這里有一個租客要跳樓。我過來才知道這個租客是因為租金和押金沒退到,當時差一點就跳樓了有500的、700的,還有800的,每一間的租金不一樣的。
 
更讓她頭疼的是房子內改建的衛生間,引發了樓下鄰居的強烈不滿。
 
房主陳女士:鄰居家已經是三次漏水了,都是在不同的地方,現在漏水的面積增大了,還有的是重復漏水,他家漏水的地方全部裝的是電線,里面很危險的,客廳的燈都不敢開。
 
陳女士多次聯系二房東呂某,但是對方一直不露面。而社區也多次下達整改通知書。陳女士只能先找人拆除房子里的隔間,但卻很擔心合同條約。
 
房主陳女士:合同后面有一條,如果我提前收房子的話,不管在什么時候,無論在任何條件下,都要賠他10萬塊違約金。
 
那么,面對房子被改建的情況,陳女士提前收房到底是不是違約呢?記者就此咨詢了律師。
 
貴州豐來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宏偉:基于這樣的違法違規行為,我來和你解除合同,我也不用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
 
瘋狂改造鄰居遭殃群租房誰來管?
 
上面提到的花果園,是貴陽市一個大型的城市綜合體,在這里,群租房的現象非常普遍。而實際上群租房的安全隱患很大,不僅涉及到房客,也波及到了鄰居,讓周圍其他業主苦不堪言。
 
劉先生居住在一樓,他的樓上就被改造成了群租房,每個單間都裝了一個衛生間,其中一個,正好修在二樓的陽臺上。
 
業主劉先生:廁所廚房都在上面,排的糞便就通過公用雨水管,直接就排在一樓的水溝里這個水溝里面全是糞便,門都不要想出去。
 
飽受群租房困擾的,還有家住花果園的齊先生。受樓上群租房的影響,他家的屋頂已經裂了一條長長的縫。
 
業主齊先生:隨時都有垮塌下來的可能,現在就全靠那幾根鋼筋拉著了。
 
齊先生家樓上的房屋被隔成了十個房間,光衛生間就有八個。
 
業主齊先生:他的二房東昨天來鏟都不敢鏟了,他都明確地給我講,他要閃人,他要逃走。
 
調查中記者發現,絕大多數群租房,破壞了房子原本的構造,用來隔斷的磚墻增加了房屋的重量,已經超出了承重墻的承受范圍。此外,這類出租屋一般空間狹小,人員密度大,水、電、氣的使用頻繁,容易引發火災等安全事故。這些安全隱患對其他業主造成了極大的困擾。
 
業主劉先生:給居委會也說過,也來調解過,但是居委會和物業都說我們沒有執法權。
 
根據我國《商品房屋租賃管理辦法》的規定:出租住房的,應當以原設計的房間為最小出租單位,廚房、衛生間、陽臺和地下儲藏室也不得出租供人員居住。
 
但現實中,群租房現象卻層出不窮。更有群租房經營人員直言,目前的群租房市場,基本處于“脫管”狀態。
 
群租房經營人員:裝修的時候,可能物管會管。物管肯定我們要打好關系。說老實話,就是配合好他們的工作,找他們的領導多少給個紅包,幾千塊錢。有風險,但是風險都特別小,你只要把防范工作做好就行了。
 
新聞鏈接:群租房火災有多可怕
 
群租房雖然價格低廉,安全隱患是真不少。寧波市消防支隊曾經專門進行了一次普通住房與群租房火災對比實驗。
 
實驗現場選用了對門的兩間房以方便直觀對比實驗結果,在每間房里安裝了攝像頭和檢測氧氣、一氧化碳、溫度等數值的專業儀器。兩間房的面積均為70平米左右,其中一間房用木質隔板隔了5個臥室房間出來,并模擬真實場景放上了床和電器,成了典型的“群租房”,而另外一間則是2室1廳的普通住房,也同樣進行了家具擺放等布置。
 
實驗開始后,消防人員模擬遺留火種引燃床鋪發生火災,將未熄滅的煙蒂先后扔在兩間房的臥室床鋪位置,不到1分鐘,普通住房的床單先被點著,開始冒起了白煙,1分40秒的時候,群租房臥室的床單也被點著了。
 
通過攝像頭的實時監控畫面,記者看到,在火災的初始階段,兩間房的變化不大,房間溫度也都在20攝氏度左右。然而過了6分鐘以后,情況開始出現了變化,群租房火勢兇猛,沖出木質夾板迅速蔓延開來,此時普通住房的氧氣濃度還有14.9%,而群租房的氧氣濃度只有7.3%了。到了第8分鐘,群租房所有房間都被燒著,房內走廊溫度已到達619.6攝氏度,4個攝像頭耐受不住高溫先后失效,而普通住房火勢并沒有再從臥室蔓延開來,僅有窗口幾縷白煙飄出,走廊溫度為118.2攝氏度。第13分鐘,群租房起火點臥室的溫度已直線攀升至1360攝氏度,幾乎是普通住房溫度的10倍。整間房火光沖天,透過外面的防盜窗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火浪翻滾,場面觸目驚心。
 
新聞鏈接:多地出臺政策治理群租房亂象
 
長期以來,違法“群租”現象屢禁不止,而且不斷演變出新的形式。借著低收入人群對廉價住房的巨大需求,這類租房生意成為“黑中介”眼中的香餑餑,有利可圖且違法成本低。近年來多地出臺了政策來治理這種“群租”亂象。
 
7月8日,新版《北京市住房租賃合同》合同示范文本發布,明確禁止違法群租。提出,“房屋應以原規劃設計為居住空間的房間為最小出租單位,不得改變房屋內部布局分割出租,廚房、衛生間、陽臺和地下儲藏室等不宜居住的空間不得出租用于居住”。此外,還規定了房屋用于居住的,人均居住面積不低于5平方米,每個房間居住的人數不超過2人等。
 
其實早在2011年,住建部就出臺《商品房屋租賃管理規定》,規定“出租住房的,應當以原設計的房間為最小出租單位”,當年就已傳遞了不允許隔離群租的信號。
 
近年來,各地對群租亂象都進行了不同形式的治理。
 
2017年11月,《南京市房屋租賃合同》范本發布,要求租賃用途為居住的房屋,人均租住面積不得低于南京市有關規定;承租方擅自增加居住人數的,出租方有權單方解除合同、收回房屋;2017年12月,《合肥市房屋租賃合同》范本發布,除明確不得用于居住的情況外,還規定轉租房屋時,需提供房屋所有權人同意轉租的證明。而審議中的《廣州市房屋租賃管理規定(草案)》則規定,出租屋承租人人均使用面積少于5平方米,或將非居住用途的空間用于出租的,出租人將面臨5000至3萬元的罰款。
 
群租房的安全隱患實在是太大了,財物安全、火災隱患,一旦出了事,和那點租金相比,很可能得不償失,這也是各地大力治理群租房的原因所在。當然要解決群租房問題,除了出租人和承租人的自覺、除了對中介的嚴格監管,還有賴于社會保障可以給租房者提供更加多樣的解決方案。租房是為了安家,既然是安家,那就越安穩越好。
 
每個大學生在畢業以后面臨的最大的問題就是租房子,國家也是給大學生很多的租房政策,我們需要做的就是盡量的保護好自己的合法權益吧,不然自己利益會受損失。
    責任編輯:小琪

    本地

    警方打掉編造散布系列“輿情員”

    國內

    資訊排行

    首頁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財經 - 攝影 - 汽車 - 體育 - 娛樂 - 游戲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會 - 新鮮 - 民生 - 旅游 - 理財 - 金融 - 政務 - 健康 - 公益 - 生態 - 臺灣 - 家居 - 法治 - 時政 - 評論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國婦女新聞網 版權所有

    返回頂部

    网球双飞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