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來到本網站!

中國婦女新聞網

當前位置:主頁 > 教育 >

只要嚴肅對待論題,就算是關于“屁”的研究也能成優秀

來源: 未知 作者: 小琪 發布時間:2019-06-18
很多人在大學畢業選擇論文題目時總是很苦惱,不知道要從什么地方入手,而前些日子有一篇論文火了起來,它看似不嚴肅的選題,卻又很嚴肅認真的進行了論證。
只要嚴肅對待論題,就算是關于“屁”的研究也能成優秀
近日,一篇題為《關于屁的社會學研究》的碩士畢業論文在網上流傳,引發爭議。有網友“譏諷”:寒窗苦讀那么多年,還真是研究了個“屁”。也有網友讀后評論稱,看似無意義的被嗤之以鼻的事物,“深究起來,是嚴肅的事”。
 
該論文寫于2007年,作者系華中師范大學社會學在職碩士高建偉。彼時,高建偉不僅憑借這篇論文通過碩士論文答辯,還被評為“優秀”。
 
早在2015年,該論文就曾引發輿論關注,高建偉導師、華中師范大學大學教授李亞雄彼時接受媒體采訪時稱,“生活中其實有很多方面都值得挖掘,沒必要總去重復一些意義不大的選題,一些看上去另類或小眾的選題往往更值得思考,也會有更多有意思的發現。”
 
對此,華中科技大學社會學院教授鄭作彧認為,論文能否寫好,關鍵在于態度是否端正。在他看來,就算選題高大上,但態度不行,“一樣白搭”;相反,如果學術態度端正,題目“再怎么光怪陸離”,也一樣可以講成經典”。
 
論文曾受導師贊賞
 
“我經常被身邊的人提及這樣一個問題:你怎么會做這么一個題目呢?”高建偉在其論文《關于屁的社會學研究》開頭解釋,選擇該題目源于自己偶然在網上看見的兩篇關于屁的故事。兩個故事中,主人公都因為一個屁而使自己的人生軌跡發生了改變,由此引發了高建偉的思考。
 
高建偉認為,“屁”不僅是一種生理現象,更是一種社會現象,與社會關系有著種種對應。通過對大量歷史資料的研究,他指出,無論是在西方文化還是在東方文化中,屁是作為一種社會忌諱而存在的,這種忌諱不僅彌散于我們日常生活的各個方面,而且廣泛地存在于教育、禮俗、習慣、道德甚至法律等上層建筑領域之中。
 
高建偉從社會發生學的角度,深入分析了屁行為及現象如何從一種生理行為轉化為一種社會忌諱的過程,從中揭示了這一運作過程的復雜機制。在社會發展過程中,屁從無差別的人類行為到更經常地發生在部分社會成員中的行為,再到道德評價中的否定性行為,最終演化為一種社會忌諱的存在形態。
 
論文提及,在人類早期階段,分工和階級還未出現,放屁行為是原始人類——即我們的先民最頻繁而最普通不過的生理現象。隨著生產力的發展,社會關系發生變化,富人的飲食種類和飲食習慣發生變化,不再頻繁放屁。至此,人類放屁經驗完成第一次歷史性的轉變,即從人類普遍的一種生理現象成為一種更經常地、更普遍地發生于部分社會成員(更多是窮人)中的行為。
 
經由這種轉變,放屁行為獲得了部分社會性意義,反映了社會上下層并存對立的事實。上層階層為維護其優勢地位,不僅政治、經濟、文化領域建立絕對的控制地位,而且也努力“形塑”適應其優勢地位的社會狀態。用禮儀、修養、品味之類的東西來區分上下層,上層社會往往被認為是有禮貌教養的,而下層社會成員則是普通、粗俗甚至下賤的。在這樣的背景下,放屁被貼上否定性的道德標簽。在規訓權力下,“屁”從一種上層社會所界定的否定性社會行為轉變為一種社會忌諱的存在形態,并獲得全體社會成員的認可和遵從。
 
他認為這個發生學過程來源于權力運作的詭異特性,即兩面性、依附性和公共性。并且接著探討了“無所忌諱”的屁行為及現象,認為這種現象本質上反映了屁行為及現象的忌諱存在形態,并與權力運作的詭異特性相聯。
 
澎湃新聞注意到,這不是該論文第一次被網友關注。2015年,《北京晚報》曾就此事進行報道。高建偉導師、華中師范大學教授李亞雄接受采訪時,對該論文頗為贊賞。
 
據他回憶,論文開題時,老師們剛看到這個題目都笑了起來,但“笑”過之后,大家還是很快從專業角度探討它的學術價值,不是簡單地就事論事,而是運用社會學的理論進行分析。李亞雄彼時告訴《北京晚報》記者,高建偉的研究另辟蹊徑,在重復性研究泛濫的情況下,“顯得珍貴”,老師們普遍比較支持。
 
“答辯效果也很好,還被評了優秀。他(高建偉)文筆很不錯,思路也很清楚。”李亞雄稱,因為不方便做實際調查,高建偉通過文獻分析、引經據典,把屁的發生學、在不同時代的縱向發展、背后的社會含義呈現出來。“很歡迎這種來源于生活、有人文關懷的選題。”
 
對此,澎湃新聞近日多次聯系李亞雄教授采訪,對方以在外出差為由婉拒。
 
高校教師:態度端正了,題目再“怪”也能成經典
 
事實上,近年來因選題獨特而受到大眾關注的論文不少。此前,《烏有之貓:云吸貓迷群的認同與幻想》、《八角茴香對鹵雞肉揮發性風味的影響極其作用機制》等論文都曾引起熱議。
 
“這是選題多樣化的問題,我覺得是好事。”華中科技大學碩士生導師劉銳認為,現在學科發展呈現“專門化”和“交叉融合”雙重特點,“很多我們以前不覺得可作研究的問題,現在也冒出來了”。“個人認為,研究這樣一些比較另類的問題是很有必要的,這可以覆蓋很多以往的知識盲點,給社會以啟發。”劉銳近日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稱。
 
對此,華中科技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周婷婷認為,當下大學生思維比較活躍,或對新媒體較為熟悉,確實可以關注到一些新的現象。“很多現象都可以作為我們論文研究選題,但要基于學科找到深入觀察的角度,而不僅僅是描述‘現象’,做一個簡單分析,那就沒有意義了。”周婷婷說。
 
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談松華表示,自己沒有看過上述幾篇論文,無法對其作出評價。“畢業論文應該如何去寫,這很難有統一的說法。不同專業、不同愛好、不同精力的學生,做選題時考慮的因素有所差異。”談松華稱,就他指導研究生而言,選擇論文題目時考慮較多的是現實意義,比如能對國家的發展、改革、社會進步等方面有促進價值。
 
對于越來越多的“獨特選題”,華中科技大學社會學院教授鄭作彧表示“沒什么不可以”。“學術研究本來就該關心自己的生活、自己所處的社會。現在學子所處的時代,既然就是充滿這些現象,那么研究這些現象,是理所當然的。”鄭作彧認為,問題不在于研究的選題是“另辟蹊徑(講好聽點是創新)”還是“正經(講難聽點就是老調重彈)”,而是研究的態度是否端正。
 
鄭作彧稱,個別學生“過得渾渾噩噩”,寫論文時“選的是最不費腦袋的主題”。“這樣的題目,就算聽起來高大上,實際上其實也是空泛的。”鄭作彧稱,對寫論文而言,更重要的是態度。
 
“我參加保研面試時,會問學生對什么領域比較興趣、有鉆研。”鄭作彧發現,農村來的學生,大部分會說“想做農村研究”,或者女學生多會說“想做性別研究”。“但這些學生里頭,并沒有多少真的鉆研過相關方面的知識。他們只是覺得,因為身份原因,再不濟都可以掰出些道理來。”鄭作彧認為,這種情況下,就算選題高大上,但態度不端正,“一樣白搭”;相反,如果學術態度端正,題目“再怎么光怪陸離”,也一樣可以講成經典”。
 
對于論文選題,學生怎么看?湖南某高校研究生李勇(化名)告訴澎湃新聞,據其觀察,選題來源主要有三部分,一是結合曾經的實踐活動,二是結合興趣,三是來自導師。“我偏好感興趣的選題,同時考慮研究意義,寫起來有動力。”李勇認為,興趣是很好的切入口。“當學校通知你要寫論文時,往往會感覺一頭霧水,繼而選擇熟悉的領域入手。”
 
一千個人眼中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如果你看待一個問題是不嚴肅的,那么這個問題對你來說就是一個笑話。天下的事情都有研究的價值,它們或多或少都會對人產生一定的影響,如何對待就看你的態度了。
    責任編輯:小琪

    本地

    警方打掉編造散布系列“輿情員”

    國內

    資訊排行

    首頁 - 生活 - 人物 - 法律 - 家庭 - 財經 - 攝影 - 汽車 - 體育 - 娛樂 - 游戲 - 教育 - IT - 科技 - 社會 - 新鮮 - 民生 - 旅游 - 理財 - 金融 - 政務 - 健康 - 公益 - 生態 - 臺灣 - 家居 - 法治 - 時政 - 評論
    Copyright ? 2015-2017 中國婦女新聞網 版權所有

    返回頂部

    网球双飞物语